幸福的狼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也许,今年是看《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最好的时刻。

这么说,不是因为大林宣彦导演在今年四月过世,所以在此刻回顾他最有名气的几部作品,刚刚好。当然,那也是一个原因,但我想,最主要还是许多人在今年已经看到烦的两个字:「疫情」,因为疫情将我们的生活隔离,因为疫情,我们更能感受到那种一个人的孤寂感。

大林宣彦《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1988 年的《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改编自名脚本家山田太一在 1988 年出版的小说《与幽灵共度的夏天》,这本获得山本周五郎赏的小说,对于曾说过「故事不是以自己为根基,而是出自对他人的了解」的山田太一而言,其实颇有夫子自道之感:

中年失婚的名电视剧编剧原田,一人独自住在大楼公寓里,在炎炎夏日里一次勘景工作,回到故乡浅草,他竟然在浅草遇到自己早逝也不曾变老的双亲。幼时没有经历过的亲情童年,让中年孤寂的原田不断到浅草去找已是「异国之人」的父母亲,共享亲情时光;而他与同栋大楼的邻居女子,在这夏日里,也意外地展开一段神秘爱情。

「绝对不可以看我的胸前。」

但在这古怪的幸福夏天里,原田竟然日渐衰老,似乎在这奇特的亲情及爱情里,有某种未知及不可抗的危机。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当然,故乡就在浅草的名编剧山田太一本人并没有失婚(而他的女儿宫本理江子导演在日剧圈也是鼎鼎有名),不过在中年之际(54 岁)写出这个神似聊斋的故事,站在人生关口前的焦虑,他或多或少都渗入自己当时的想法吧。孤寂男子,年过半百,在爱情及亲情上,不见自己的存在,失去太多或是不曾拥有像一场空。这样说起来,1988 年《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其实有今年台片《消失的情人节》及《同学麦娜丝》里提到一部份的「中年焦虑」──或许更精确地说,这部电影以奇幻手法,忠实地拍出了「孤单」这件事。

在炎热夏日里,反而感到悲凉,孓然一身,真正的孤独,而你能从别处取得爱的慰藉,那个令人感到「甘美与安宁」的,竟是另一世界的异人幽灵,你感觉自己失而复得,但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空──这是《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最温暖、也是最残忍的地方。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凝」住青春,「凝」住那些转瞬即逝的当下

今年夏天,在台北电影节看了大林宣彦导演的三部作品,1977 年他的第一部长片《鬼怪屋》,1982 年「尾道三部曲」的第一作《转校生》,以及当时红极一时角川映画偶像电影──1983 年《穿越时空的少女》,连同这次在金马影展看了 1988 年《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我似乎可以观察到,大林宣彦从七〇年代末拍到八〇年代末的这四部电影里,很专注地做了一件事:「凝」住那个当下,这是「电影」这样的艺术形式可以做到的魔幻写实。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大林宣彦导演。

大林宣彦拍著青春,在鬼怪屋里各种可爱洋溢的少女也好,原田知世也好,尾美利德跟小林聪美也好,或是在《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里的风间杜夫里意图找回自己不曾拥有的童年也好,大林宣彦的影像里最美的部份,在于他让角色透过各种灵异鬼怪或奇异能力,让他们在稍纵即逝的电影时间里去抓住些什么,纪录他(她)们疯狂的一面、耽美的一面、青涩的一面、后悔的一面。

这四部电影都是拥有视觉奇观(当然以现在眼光看来已经过时了,但不失一种古朴之感)的幻想故事,不过,我们就是能从这些幻想里感觉到大林宣彦对这些诗意青春的温柔,以及舍不得。

金马影展日本电影《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 还未如愿见著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在《与异人们共处的夏天》里父母亲的离别,伴随著寿喜烧的轻烟,饰演原田的风间杜夫,在父母亲消逝后一边哭一边大口吃著,祂们始终没开口吃下的牛肉。坂元裕二在《四重奏》里有一句名句:

「曾经一边哭著一边吃著饭的人,到哪都能坚强活下去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句话聪慧到有点狡诈,但这个情境真能符合当下吃著的那种「动力」。

哭完吃完、已经无法挽回的青春时光也结束之际,我们还是得继续走著,并且要抱著这些事物,坚强地走下去。

赞 ()
分享到:更多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