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狼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Netflix《脏话面面观》:分析脏话、理解脏话、进而崇敬这些 damn fxxking dxxk sxxt!

跟尼可拉斯凯吉一起坐下来吧,这是你遇过最棒的凯吉,他衣著整齐、他用词高雅、他唱作俱佳、他甚至没有拿枪指著谁的头,他要带著我们一起探索一些英文单词,透过语辞学、社会学、医学、心理学、还有许多喜剧天才提供的见解,分析它们的起源与影响……这也许是你想带著孩子一起看的凯吉作品,这是关于 fuck、shit、bitch、dick、pussy、与 damn 的 Netflix 纪录片影集,这是《脏话面面观》。Shit. It’s fucking good.

这六个字,即便土生土长台湾(而且英文很差)的我们都会用,事实上,几乎大部分的未开发到已开发国家人民,不管英文是不是他们的母语,这些脏话他们都耳熟能详、并且使用在他们每天面对的万事万物上。这当然掀起第一个简单的问题:那么网飞制作《脏话面面观》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可不需要教授来教我们怎么说 fuck。而第一集《Fuck》的内容,就跟你想像的一样:有韦氏字典编辑分析 fuck 这个单字的历史起源、它在哪个世纪开始变化语义;哪些电影里说过最多次 fuck——嘿,不过,我之前就告诉过你「史上讲最多脏话的电影」是什么了。

听起来这个纪录片节目似乎就跟所有 DISCOVERY 节目一样富有教育意义,但这样的内容套路,套在六个脏话用词上似乎变化不大。事实不然,《脏话面面观》仍然很努力地去做出六个脏词之间的差异:第一集的「fuck」定下介绍方式之后,第二集的「shit」不但讨论粪便是如何演化成一个挑战禁忌的脏话,同时,节目也在这一集里,透过医学实验,测试脏话对人类忍耐痛苦的贡献——原来当我们越骂脏话,就能让我们在痛苦中坚持更久一点。此外,也探讨 shit 如何从负面用词,演化成正面赞美用词:「THE shit」表示这人很了不起、「good shit」表示这货很优、而「eat that shit」有时只是指吃饭而已。

《脏话面面观》:脏话能让你忍受痛苦。

《脏话面面观》的每一集不只在探索不同脏话的来龙去脉,同时都要探索所有脏话对人类社会文化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观赏《脏话面面观》,并不只是让凯吉正视著我们,说我们是个「bitch」而已,它正视脏话的存在意义,分析脏话为何是脏的?而且这些意味下流的单词,又如何同时能用来赞美、指代事物、甚至强化我们的主张、或被赋予某种社会意义、乃至于自我肯定:bitch 是个连爱骂脏话的男性都尽可能回避的一个词(连凯吉都很少骂)。但对于当今许多女性而言,她们用 bitch 自称,象征著自己的坚强、族群意识、以及拒绝被欺压的决心。

别担心凯吉被淹没在这些丰富的专业知识之中,没人能淹没他,更何况是当他可以自由骂脏话的时刻。《脏话面面观》甚至可以说是近期凯吉最好的作品之一,这里不只有他的狂,而是他以各式各样的面貌,来诠释脏话同样各式各样的面貌。凯吉有时温柔、有时沈重、有时慷慨激昂、有时冷言讽刺,正如他在开场时说的,演员需要透过想像力来诠释他们的角色,而有时脏话是他们用来接近角色最好的工具之一。

我们看过凯吉色咪咪地讲脏话、愤怒到口沫横飞地讲脏话,而现在他不再任何一个角色之中,却宛如为脏话喉舌的人类代表,努力地向你解释脏话的必要性与伟大。《脏话面面观》比起凯吉的那些 B 级电影,有著更有趣、更滔滔不绝、更加凯吉的凯吉——你会希望凯吉是你这学年的修辞学教授。

《变脸》的凯吉:让「桃子」变成下流代名词。

这不是让听到脏话就会爽的你很爽的影集,相反地,《脏话面面观》让你得到更多脏话与脏话以外层面的快感,它告诉你讲脏话有时甚至有其必要;讲脏话能够凝聚共识、跨越藩篱;如果《脏话面面观》让你对脏话有了一丝宗教性的虔诚,那代表,你又多了解了一点关于人类这个极其复杂的生物:我们下流又神圣,而脏话在这两个极端来去自如。

赞 ()
分享到:更多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