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狼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影评】《末日激战》:拼贴类型元素的拙劣组合物

Netflix 原创科幻电影《末日激战》(Outside the Wire) 近日上线,这部电影将时间设定在 2036 年,无人机、机器士兵与生化科技的突破让现代战争的样貌产生微妙转变,一名冷静自制的年轻无人机驾驶,被派驻任务赶赴东欧前线,与一名具有人性的生化科技军官合作执行秘密任务,阻止核弹被恐怖份子掌握,进而保卫美国国土安全。

以漫威电影「猎鹰」一角开创事业高峰的好莱坞演员安东尼麦基,近期开始监制并主演数部与不同平台合作的电视电影,《幕后大亨》在少数戏院限量上映并由 Apple TV+ 独家发布,科幻电影《少女救地球:最后希望》与本片《末日激战》则与 Netflix 合作。《末日激战》的可看之处是麦基在部分时刻显现的明星魅力,与《捍卫任务2:杀神回归》特技团队 Georgi Manchev、Dian Hristov 等人的动作编排合作,让麦基看来确实有成为一个动作明星的天赋。遗憾的是,电影除此之外少有优点,曾经执导《邪恶》与《1408》的瑞典导演麦克哈夫斯强已经久未有佳作问世,在本片也看不出个人性格。

《末日激战》最让人困惑之处,是一种浓厚的拼贴组合经验。身为一个观众,我没办法真正理解这个故事关于甚么?它的戏剧张力鼓励我把注意力摆向何处?它又到底想要透过哪种类型风格与叙事去达成娱乐效果?在许多情况下,风格与类型叙事的拼贴可以达到让观众惊喜的效果,但在这部电影中,它大多时候只是让人因为无法理解而恼怒。

从故事背景来看,电影设计一位对生命价值过于冷淡的外勤菜鸟,跟性格鲜明并行事果断的生化军人合作。这个组合让人直觉想到安东尼法奎执导的经典警匪电影《震撼教育》,伊森霍克饰演的菜鸟警员要与老练且道德立场模糊的资深警官(丹佐华盛顿)合作。事实上,《末日激战》的情节发展大致雷同,但归咎于拙劣的剧本写作,两位主角并没有真正的道德争论,他们的立场与价值观冲突大多时候被一些奇怪的烟雾弹设定转移焦点,诸如核弹危机或人工智慧安全机制等等。

此外,电影中试图加入一些当代科幻电影感兴趣的酷东西,无人机、机器士兵、生化科技等等。现代无人机战争对士兵的心理影响可参照《巡弋狙击手》,连带伤害的道德议题可参照《天眼行动》,机器士兵的设计风格让人想到尼尔布洛姆坎普的科幻电影;生化半机械人,科幻电影从不缺这类想像。简要地总结是,这里没有任何我们没看过的东西。

在软性的科幻氛围上,《末日激战》有时候尝试在室内外都使用一些带有疏离与神秘色彩的黄色光线;但也有时候,布达佩斯的实景拍摄场景让它像是现代战争电影,诉求实景的自然光线与主观投入。

电影的近身格斗与跑酷,则表现类似谍报动作电影的写实氛围,但一转头我们却又看到一堆机器士兵用火箭枪砲互相扫射;在还没会意过来之前,麦基已经用一种热身的方式在萤幕上高速奔跑,演出类似美国队长的高速奔跑与超级英雄能力。

别误解我,我向来喜欢低成本动作电影的粗糙与直率,但《末日激战》更多时候像是把一堆大学生聚在一起,交出一份每个人都写上一两段的期中团体作业,故事里的角色们像是(字面上意义的)机器一样枯燥地讲著没有意义的对白。基于我对动作电影的喜爱,我需要表达这种不满,它就像是用来塞满频道的糟糕填充内容,缺乏一些真实的情感,还有吸引我们在未来仍会持续谈起它的原因。

赞 ()
分享到:更多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