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狼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资讯 > 正文

看电影就要去电影院 !《玩命再劫》导演艾德格莱特分享最棒的电影院体验 :「观众都吓到挫屎了!」

如果你需要列举好莱坞里最有才华的导演,拥有喜剧又搞怪风格的导演艾德格莱特应该要在你的榜单上。他的「血腥冰淇淋三部曲」(Cornetto Trilogy)、他的《玩命再劫》、《歪小子史考特》等等作品,都绝对是会让人一看再看的精彩电影。在电影院大银幕上欣赏莱特的电影,是绝佳的享受。帝国杂志 (Empire) 访问了 40 位优异电影人,请他们分享自己最喜爱的电影院体验,莱特也接受了访问。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他的心水作品有哪些吧!

《地心引力》

「我最早到戏院看的电影们有点宠坏了我——这些电影包括了《星际大战》、再来的《法柜奇兵》、然后还有《E.T.外星人》与《超人》(Superman)。在那个年纪你会开始觉得,是不是所有电影都像这些电影一样棒,或者所有观影体验都这么完美。而近来,有些电影虽然我已经在限定试映里看过了,但我还想到公映的戏院里与观众一起看,这是因为我想要与广大观众们一起体验他们体验到的事物,而《地心引力》就是这样的电影。」

「我先前已经在试映看过了《地心引力》,然后我彻底被震撼了。而我愿意再去一次电影院、掏出钱包买票、再看一次电影,只是为了体验观众们的现场反应。有时我想这个产业里,有很多人并不愿意花钱与观众一起看电影——影展不算喔,因为影展与戏院公映还是有一点不同,而特别首映更不一样了。但是当妳在首周末上映时与观众一起看电影,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可以直接不客气的说,这是莱特电影受到欢迎的其中一个主因:他观察他的客群、并且亲身体验他们所体验到的感受。这并不是许多电影导演会做的事——甚至不是所有导演都愿意到戏院与观众一起看自己执导的电影,更遑论那些信奉「作者已死」的作品论导演。但是艾德格莱特不同,他会到现场去实地体验,了解观众会在哪些桥段兴奋或哭泣。

在《活人牲吃》片场的导演艾德格莱特(左)。

这种作法无疑地让他的作品也更加贴近观众,这是莱特电影永远不让观众感觉无聊的秘密之一——在下一部电影会更看得出莱特对观众的细腻观察。

 

《疯狂麦斯:愤怒道》

「……我在五天里连续看了四次《疯狂麦斯:愤怒道》,因为那时我要与导演乔治米勒进行访谈,所以我私底下在华纳影业里看了第一遍,而这部电影完全让我目瞪口呆。而隔天我在访谈过程中,直接脱口而出『我还想二刷!』之后我参加了特别首映又看了一遍,然后等到电影正式在电影院上映,我又与观众们再看了三次。在这些于电影院里观看的经验里,通常我与所有观众都有相同的感受,在《疯狂麦斯:愤怒道》很多很棒的片段里,你都能听到观众的惊呼声。」

「像是在沙尘暴的片段里,当这个壮阔的段落终于结束后,妳能看到台下开始有了一些变化……所有观众全都屏息以待,然后每个人开始鼓掌。这是多么美妙的感受,我可以自己在家享受这部电影,但即便如此,我在家时,还是能听到那些我在电影院里听到的声音——观众因震惊而发出的低呼声、还有那些鼓掌。只要你曾经在戏院里看过像是这样能激起观众回应的电影,这些观众反应从此就会烙印在你的脑海中,宛如电影 BGM 一般。」

没有在电影院观赏《疯狂麦斯:愤怒道》沙尘暴这一段,是一种不幸。

观众会在某些电影片段大笑——即便那可能是一个哀伤或是讽刺的桥段,你会听到有一两个人不知为何在嘻嘻窃笑。观众对电影有反应很好,但是在更好的电影里,这种回应通常是更加群体共感的,是整个厅院里的观众一致发出相同的声音,而只要反应越一致,几乎代表电影越成功,而这样的电影带给妳的印象也会更深。更重要的是,例如你曾与许多观众一起看到美国队长念出「复仇者联盟集结」时,那当时的安静程度,真是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而《疯狂麦斯:愤怒道》里,这种桥段更加多不胜数。

《从前,有个好莱坞》。

「《从前,有个好莱坞》是最近另一部让我想到电影院观察观众反应的电影,我已经先看过试映,同时我也带了一些《苏活惊魂夜》的剧组组员们去看。先前有好几次机会,我有幸能在昆汀塔伦提诺的电影上映前,就先读过他的剧本。但是这一次,我完全没看过《从前,有个好莱坞》的剧本,而且我完全避看《从前,有个好莱坞》的所有先行影评,因为我知道这些影评会暴露一些电影内容,而我完全不想被爆雷。所以我完全是在无知的状况下看了《从前,有个好莱坞》,而电影最后的 15 分钟彻底让我呆若木鸡。」

《从前,有个好莱坞》导演昆汀(右)与艾德格莱特是多年好友。

「而当电影放完后,我跟女朋友说:『我们一定要在首映夜再去电影院看一次!我想跟一般观众们一起体验!』所以我又自掏腰包,只是为了感受电影院影厅内的那股氛围,而这决定真是太正确了,因为你能在电影院里感受到第二次冲击。特别是看到整个厅院的观众、他们浑然不知接下来的剧情会发生什么时,你就会体认到,《从前,有个好莱坞》真是部狂野的电影。」

《沉默的羔羊》

「我还记得,我是在上映首周去看《沉默的羔羊》的,那时我还是在英国弗罗姆 (Frome) 的威斯葳电影院 (Westway) 看的。那时这部电影引起了很多吹捧风潮,但是,《沉默的羔羊》电影里的真正细节,外界仍然毫不知悉。因为那是个网路还不流行的年代,除非你真的读过原著小说,否则你很难被爆雷。《沉默的羔羊》的观众反应不是那种热烈的气氛——因为所有人都蜷在位子上不敢动。妳能感受到观众之间那种鸡皮疙瘩的情绪,特别是当莱克特医生越狱时。」

「当电影里,他从救护车后座缓缓起身、然后撕掉脸上的人皮时,我还记得观众的反应……我甚至不确定有没有人尖叫出声,妳能感受到一股电流,穿越整个厅院因为这个逆转而被吓傻的每位观众,让他们好像沉入座椅里面、并且希望躲得越里面越好,我只能用触电来形容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沉默的羔羊》救护车这一段吓死人。

「《沉默的羔羊》另一个超棒的桥段,是很多人不太会提起的片段,是女主角克莉斯 (Clarice) 在结尾身在『水牛比尔』家的片段。这时因为克莉斯待在一个没有 FBI 援军的陌生地点,这已经让观众很挫屎了,然后这时有一个镜头,显示克莉斯发现了蝴蝶图案。

我记得很清楚这个瞬间,因为事实上电影还来不及交待下一个结论,但是观众已经抓狂了,他们就像大叫『喔买尬!她知道真相了!』这真的是太美妙了,因为证明观众与电影节奏是亦步亦趋的,那个切换到蝴蝶图案的剪辑,让观众彻底疯狂。」

「这是让妳无处可躲的电影手法,这个镜头是一个特写,而且还是突如其来地放上大银幕。更棒的是,这种时刻你才会理解,你不是电影院里叫得最大声的那个。」

艾德格莱特在这篇采访中还提到了《火线追缉令》、《致命的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 等等电影的影院体验。事实上,他的电影也是最适合在电影院观赏的作品。如果你曾经「有幸」在电影院观赏《玩命再劫》——我必须用有幸这两个字才对味——你一定能理解,听到喇叭放出每个与大银幕影像相称的节拍时,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刻,而这是你在网飞平台上、用耳机与手机萤幕组合不出的魔幻感受。

帝国杂志做了这个电影院体验专题,意图当然很明显——如今欧美的电影院产业,已经因为武汉肺炎疫情而摇摇欲坠。各位幸运的台湾同胞们,不但没有遭遇那么绝望的疫情压力,而且至今还没有台湾电影院因为疫情歇业或倒闭,希望莱特的心得,能让你有股冲动:戴上口罩、带著好心情、到电影院里享受独一无二的影音快感。

赞 ()
分享到:更多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